芒果广播网

北京传是2017秋季艺术品拍卖会圆满收官

发稿时间:2020-09-26 06:00:25

网赌被黑账号被封没法取款咋办【直接添加Q;28553141】██▓信誉100%专业100%.我、上、个、月、就、是、找、他、们、帮、我、的。技、术、好、放、心、已、经、帮、我、解、决。.西安现免费领手机“拉人头”活动小心被套路

http://img95.699pic.com/photo/40037/1647.jpg_wh300.jpg?67016

叙反对派武装从首都西南地区撤离

  中国颜值经济的崛起势不可挡。

  赛迪咨询数据显示,2019年医疗美容诊疗人次突破1000万,同比增长34.29%,而且连续三年保持了这样的高速增长。与之对应的是,因医疗美容导致毁容的投诉记录平均每年逾2万起,甚至医美导致的死亡事故也在不断发生。医美行业现状到底如何?繁荣的背后又掩藏了什么样的真相?

  “如果用一个字形容当下中国的医美市场,那就是‘乱’;如果用两个字,那就是‘很乱’;如果是三个字,那就是‘非常乱’。”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教育培训中心主任田亚华对第一财经表示。

  南京中天皮肤病医院激光美容中心院长何伦认为,医美市场假的不只是注射用的产品,还有假的医美设备、黑医疗机构、非专业的从业医生以及不专业的医美咨询人员,乱象一直在整顿,虽然有好转,但依然还是乱。

  医美市场到底是怎样一个乱局?为此,第一财经进行了相关调研。

  市场到底有多乱?

  “中国医美发展现状用6个字就可以概括:快、大、多、高、少、乱。”田亚华如此解读中国医美市场。

  田亚华称,第一,发展快,中国医美市场从无到有,发展的速度非常快,俨然成为一个大的产业。第二,规模大,虽然医美手术量在全球排第三,但很多非法医美手术并没有被统计到数据里面,估计实际手术量位居全球第一。第三,数量多,医美机构从无到2万多家,从业者达3000多万人,消费者数量也巨大。第四,收费高,但利润低。第五,人才少,专业人才少。第六,市场乱,从业者都是改行过来从事医美的。

  根据艾瑞统计数据, 2019年中国医美市场规模达到1769亿元,增速22.2%。另据不完全统计,2019年,医美消费者达2500万人,如此规模的市场,至今仍处于“乱”的状态,根源是什么?

  “当下中国医美最大的问题是专业人才不专业,造就了一个混乱的市场。”田亚华表示。

  艾瑞统计数据显示,2019年中国具备医疗美容资质的机构约13000家,在合法的医疗美容机构中,依然有15%(超过2000家)的机构存在超范围经营的现象,属于违规行为;行业黑产依然猖獗,经过估算全国依然有超过80000家生活美业店铺非法开展医疗美容项目,属于违法行为。2019年中国医美行业实际从业医师数量38343名;根据中整协统计,非法从业者人数至少在10万以上。合法医美机构当中,存在非合规医师“飞刀”的现象,根据艾瑞估算,非合规医师数量将近5000人。

  “行业医师缺口依然巨大,正规医师的培养年限为5至8年。此外,由于行业黑产‘来钱快、诱惑大’,滋生了大量自称‘医生、专家’的非法从业者,或者仅通过非法培训机构短期速成的‘无证行医者’。”一位医美行业专家表示。

  田亚华担忧地说:“整个医美行业都是非专业人士在操刀,包括职业医师。医美这个行业,至今没有出现大专院校对口的专业,都是临床医生转过来做美容医生,医美医生不是只做手术,还需要懂艺术、心理学等,目前并没有为这个岗位设置严格的标准,也缺乏专业的培训。这个专业性不只针对医生,医美咨询从业者至少应具备三个条件之一:医学基础、美学基础以及心理学基础,这3000多万的医美咨询者有多少合格?”

  中国有资质的医美机构从业者约在30万~50万人,其中职业医师只有2万~3万人,其他都是在做营销或者咨询服务。“除此之外,在非法开展的医美项目中,从事医美营销和咨询服务的大概有3000万人,这是一个非常吓人的数字,是中国医疗卫生战线上总人数的三倍多。这些非专业人士,却把守着医美服务的一道关:医美咨询设计师以及为消费者提供医美服务导向,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。”田亚华表示。

  缺乏专业知识的3000多万医美咨询设计师,却承担着医美行业的重要职责。医美咨询设计师向美容消费者提供咨询服务,进行容貌的检测、分析评估以及整形美容预方案的设计,其实他们是医美的翻译官,是美容就医者和美容医生之间重要的纽带和桥梁,不可缺少,其职业技能水平的高低直接影响医美服务的质量。

  “长期以来,医美咨询设计师居然属于‘三无职业’,技术质量无标准、服务行为无规范、职业技能无等级,这是乱象之源,医美专业标准制定因此存在紧迫性和必要性。当下中国医美最大的问题就在于专业人才不专业,从解决人的问题入手,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根源。我们已经启动了医美咨询设计师的资格培训,要持证上岗。”田亚华表示。

  非法医美医疗机构、非专业从业人员,为医美这道美丽的风景线埋下了种种危机。中国消费者协会统计的数据显示,近10年来,平均每年因整形美容而毁容的投诉近2万起,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由“三非手术”导致的。“她们其中的大多数是因为在管理不规范、技术不专业甚至无证经营的家庭作坊式美容院消费,才导致美容变毁容的。另外,也有不少求美者因为手术失败而导致毁容。”一位医美行业专家说。

  中消协最新数据显示,2020年上半年受理的投诉中,医疗美容4556件,美容美发10270件。

  “曾有专家调研,中国医美行业事故高发于黑医美机构,平均每年黑医美致残致死人数大约10万人,且多数消费者投诉、报案无门,维权难上加难。”上述专家表示。

  产品到底有多假?

  医美从业者之乱,只是行业乱象之一,与医美相关的产品之乱也不容忽视。

  此前,第一财经曾刊发调查报道《1.38万元/针!一款可疑医美产品危险的“自我美容术”》,其中所谈到的“一款售价超万元、号称是‘瑞士原产’的‘械字号’奕唯品牌产品”,其实只是一款“械备号、国内灌装”的产品。这款产品的曝光仅仅是该领域的冰山一角。

  “在水光针产品前六名的品牌中,只有一款是经过国家药监局注册审批的正规产品。现在医美用得最多的菲洛嘉水光针产品,也非国家药监局注册使用的注射产品。”上述医美行业专家表示。

  在轻医美领域,由于受到“一白遮百丑”的美学观念影响,购买注射类项目平均花了11729.1元。轻医美消费热情并没有因为频频曝光的“假”水光针而有所收敛。皮肤美容项目是医美用户消费的“基础款”,近七成医美用户购买过。其中,最受医美用户欢迎的皮肤美容项目是美白亮肤。约七成用户累计花费1万~6万元在医疗美容上,迄今用户购买光电类项目平均花了17539.7元。

  非法注射针剂充斥市场。据艾瑞调研,市面上流通的针剂正品率只有33.3%,近46.3%的用户曾经注射过非法针剂,如美白针、溶脂针、少女针等,此类针剂类型没有通过国家药监局(NMPA)认证。注射过肉毒素的医美用户中48.4%的用户注射的是非法品牌,国内通过NMPA认证品牌仅有美国保妥适(Botox)以及兰州衡力,韩国的“粉毒、白毒、绿毒”均为水货、假货,通过非法渠道走私入境。

  “尽管国家严查医美行业的针剂造假和走私问题,但针剂产品的隐秘性强、易携带、流动性高,往往只能在事发后被举报,执法部门难以实施全面打击,使得非法注射屡禁不止。”上述医美专家表示。

  除了轻医美的注射产品假货居多之外,更有水光针器械以及医美光电设备之假。

  目前,医美光电设备市场被国外四大设备厂商垄断,市占率高达80%;由于医美光电设备属于医疗器械范畴,国家对设备流通严格管控,厂商与经销商只能售卖给合法的医美机构,为确保设备的合法合规,在机身上设有二维码可溯源设备的归属机构和正品情况。

  艾瑞专家调研显示,由于正规光电设备价格高昂、垄断性强、管控严格,在非法医美场所流通的医疗美容设备90%以上是假货,可能存在不到10%的正品和水货通过多手租赁或走私进入市场,与正规医美机构情况截然相反。消费者贸然选择非法医美机构进行光电医美项目,轻则毫无效果损失钱财,重则可能造成永久性伤害。

  “目前市场上存在的假设备主要是国外淘汰翻新的设备,以及国内非正规医疗器械企业模仿生产的设备,这给医美消费者带来很大的安全隐患。”一位医美设备供应企业人士表示。

  据上述企业人士介绍,这种淘汰翻新以及没有经过严格评审过的仿制产品,无法保障注射的剂量,机器不稳定,甚至工作到一半就停止了注射,这都会对医美消费者带来伤害。当下用来注射的水光针九成是假的。

  第一财经记者在电商平台看到,各种水光枪、水光针仪器在热销,有家用的和美容院专用的,不少产品宣传是国外进口,仪器价格从100多元到数万元不等,针头最低价格不到2元。且不说产品的合法性,就美容院操作水光针而言,就是违规操作。很显然,非法的产品大多通过非法的渠道,流向了非法的场所。

  “网上售卖的水光针仪器大多数是国外的水货和国产未获批的假货,专门卖到美容院和工作室,这些美容院使用的玻尿酸、麻药等自然也是通过非法途径获得的。在2019年底之前,只有两款水光针是经过国家药监局注册,之后又有两家企业的产品注册上市。”上述企业人士表示。

  作者:马晓华

【编辑:孙静波】
来源:南方日报网络版  责编:热播